元白诗笺证稿读后感 [国学数典-沈琛]

时间:2021-04-05 08:13编辑:admin

元白诗笺证稿读后感 [国学数典-沈琛]

元白诗笺证稿读后感 [国学数典-沈琛]

今日读陈寅恪先生《元白诗笺证稿》,颇有所感。其中云诗人最能垂范后世之作亦必为其自身所最得意之作,而欲理解德宗时诸人之杰作,必须了解其时诸人之关系,方可理解诸人作品相互借鉴模仿砥砺之联系。盖当时白陈之《长恨歌》与《传》,乃受元李《莺莺传》之影响;而《长恨歌》创作之成功又给元稹《连昌宫词》之写作以启发,卒有长庆体之成熟。

  掩卷长思,恍然而悟先生当日写《王观堂先生挽词》采用长庆体之初衷。盖王国维1912年曾作长庆体长诗《颐和园词》述清朝一代兴亡,寓其家国之思,此诗诚为王国维生平最得意亦最为杰出之作。元白诗笺证稿读后感 [国学数典-沈琛]先生明乎此,故于王国维殉清后作《王观堂先生挽词》以表其志,而其体裁固已相同,其起始年代亦接于清亡之时,其手法亦是咏人兼述史,抒情杂议论,私揣其意,固在付平生之所学以成就今时元白之佳话也。时至今日观之,王陈二人之此二诗,实堪称彼时诗坛最为杰出之作品,比之于元白亦当不逊,先生之心愿盖以达成矣。

元白诗笺证稿读后感 [国学数典-沈琛]

    斯引二先生之诗于其下,以俟君子观其壮美:

  颐和园词(壬子)王国维

  汉家七叶钟阳九,澒洞风埃昏九有。

  南国潢池正弄兵,北沽门户仍飞牡。

  仓皇万乘向金微,一去宫车不复归。

  提挈嗣皇绥旧服,万几从此出宫闱。

  东朝渊塞曾无匹,西宫才略称第一。

  恩泽何曾逮外家,咨谋往往闻温室。

  亲王辅政最称贤,诸将专征捷奏先。

  迅归欃抢回日月,八荒重睹中兴年。

  联翩方召升朝右,北门独付西平手。

  因治楼船凿汉池,别营台沼追文囿。

  西直门西柳色青,玉泉山下水流清。

  新锡山名呼万寿,旧疏河水号昆明。

  昆明万寿佳山水,中间宫殿排云起。

  拂水回廊千步深,冠山傑阁三层峙。

  隥道盘行凌紫烟,上方宝殿放祈年。

  更栽火树千花发,不数名珠彻夜悬。

  是时朝野多丰豫,年年三月迎銮驭。

  长乐深严苦敝神,甘泉爽垲宜清暑。

  高秋风日过重阳,佳节坤成启未央。

  丹陛大陈三部伎,玉巵亲举万年觞。

  嗣皇上寿称臣子,本朝家法严无比。

  问膳曾无赐坐时,从游罕讲家人礼。

  东平小女最承恩,远嫁归来奉紫宸。

  卧起每偕荣寿主,丹青差喜缪夫人。

  尊号珠联十六字,太官加豆依前制。

  别启琼林贮羡余,更营玉府蒐珍异。

  月殿云阶敞上方,宫中习静夜焚香。

  但祝时平边塞静,千秋万岁未渠央。

  五十年间天下母,后来无继前无偶。

  却因清暇话平生,万事何堪重回首。

  忆昔先皇幸朔方,属车恩幸故难量。

  内批教写清舒馆,小印新镌同道堂。

  一朝铸鼎降龙驭,后宫髯绝不能去。

  北渚何堪帝子愁,南衙复遘丞卿怒。

  手夷端肃反京师,永念冲人未有知。

  为简儒臣严谕教,别求名族正宫闱。

  可怜白日西南驶,一纪恩勤付流水。

  甲观曾无世嫡孙,后宫并乏才人子。

  提携犹子付黄图,劬苦还如同治初。

  又见法宫冯玉几,更劳武帐坐珠襦。

  国事中间几翻覆,近年最忆怀来辱。

  草地间关短毂车,邮亭仓卒芜萎粥。

  上相留都树大牙,东南诸将奉王家。

  坐令佳气腾金阙,复道都人望翠华。

  自古忠良能活国,于今母子仍玉食。

  宗庙重闻钟鼓声,离宫不改池台色。

  一自官家静摄频,含饴无异弄诸孙。

  但看腰脚今犹健, 莫道伤心迹已陈。

  两宫一旦同绵惙,天柱偏先地维折。

  高武子孙复几人,哀平国统仍三绝。

  是时长乐正弥留,茹痛还为社稷谋。

  已遣伯禽承大统,更扳公旦觐诸侯。

  别有重臣升御榻,紫枢元老开黄阁。

  安世忠勤自始终,本初才气尤腾踔。

  复数同时奉话言,诸王刘泽号亲贤。

  独总百官居冢宰,共扶孺子济艰难。

  社稷有灵邦有主,今朝地下告文祖。

  坐见弥天戢玉棺,独留末命书盟府。

  原庙丹青俨若神,镜奁遗物尚如新。

  那知此日新朝主,便是当时顾命臣。

  离宫一闭经三载,绿水青山不曾改。

  雨洗苍苔石兽闲,风摇朱户铜蠡在。

  云韶散乐久无声,甲帐珠簾取次倾。

  岂谓先朝营楚殿,翻教今日恨尧臣。

  宣室遗言犹在耳,山河盟誓期终始。

  寡妇孤儿要易欺,讴歌狱讼终何是。

  深宫母子独凄然,却似滦阳游幸年。

  昔去会逢天下养,今来劣受厉人怜。

  虎鼠龙鱼无定态,唐侯已在虞宾位。

  且语王孙慎勿疏,相期黄发终无艾。

  定陵松柏郁青青,应为兴亡一拊膺。

  却忆年年寒食节,朱侯亲上十三陵。

  注:原诗注可参照陈永正所注之《王国维诗全集》

  王观堂先生挽词并序 陈寅恪

  ( 汉家之厄今十世,不见中兴伤老至。

  一死从容殉大伦,千秋怅望悲遗志。

  曾赋连昌旧苑诗,兴亡哀感动人思。

  岂知长庆才人语,竟作灵均息壤词。

  依稀廿载忆光宣,犹是开元全盛年。

  海宇承平娱旦暮,京华冠盖萃英贤。

  当日英贤谁北斗,南皮太保方迂叟。

  忠顺勤劳矢素衷,中西体用资循诱。

  总持学部揽名流,朴学高文一例收。

  图籍艺风充馆长,名词愈野领编修。

  校雠鞮译凭谁助,海宁大隐潜郎署。

  入洛才华正妙年,渡江流辈推清誉。

  闭门人海恣冥搜,董白关王供讨求。

  剖别派流施品藻,宋元戏曲有阳秋。

  沈酣朝野仍如故,巢南何曾危幕惧。

  君宪徒闻俟九年,庙谟已是争孤注。

  羽书一夕警江城,仓卒元戎自出征。

  初意潢池嬉小盗,遽惊烽燧照神京。

  养兵成贼嗟翻覆,孝定临朝空痛哭。

  再起妖腰乱领臣,遂倾寡妇孤儿族。

  自分琴书终寂寞,岂期舟楫伴生涯。

  回望觚棱涕泗涟,波涛重泛海东船。

  生逢尧舜成何世,去作夷齐各自天。

  江东博古矜先觉,避地相从勤讲学。

  岛国风光换岁时,乡关愁思增绵邈。

  大云书库富收藏,古器奇文日品量。

  考释殷书开盛业,钩探商史发幽光。

  当世通人数旧游,外穷瀛渤内神州。

  伯沙博士同扬搉,海日尚书互倡酬。

  东国儒英谁地主,藤田狩野内藤虎。

  岂便辽东老幼安,还如舜水依江户。

  高名终得彻宸聪,徽奉南斋礼数崇。

  屡检秘文升紫殿,曾聆法曲侍瑶宫。

  文学承恩值近枢,乡贤敬业事同符。

  君期云汉中兴主,臣本烟波一钓徒。

  是岁中元周甲子,神皋丧乱终无已。

  尧城虽局小朝廷,汉室犹存旧文轨。

  忽闻擐甲请房陵,奔问皇舆泣未能。

  优待珠盘原有誓,宿陈刍狗遽无凭。

  神武门前御河水,好报深恩酬国士。

  南斋侍从欲自沉,北门学士邀同死。

  鲁连黄鹞绩溪胡,独为神州惜大儒。

  学院遂闻传绝业,园林差喜适幽居。

  清华学院多英杰,其间新会称耆哲。

  旧是龙髯六品臣,后跻马厂元勋列。

  鲰生瓠落百无成,敢并时贤较重轻。

  元佑党家惭陆子,西京群盗怆王生。

  许我忘年为气类,北海今知有刘备。

  曾访梅真拜地仙,更期韩偓符天意。

  回思寒夜话明昌,相对南冠泣数行。

  犹有宣南温梦寐,不堪灞上共兴亡。

  齐州祸乱何时歇,今日吾侪皆苛活。

  但就贤愚判死生,未应修短论优劣。

  风义平生师友间,招魂哀愤满人寰。

  他年清史求忠迹,一吊前朝万寿山。

  注:原诗注见《陈寅恪全集.诗集》(三联书店)蒋天枢作注

元白诗笺证稿读后感 [国学数典-沈琛]

原文地址:http://www.ilzbaby.com/wdpy/5595.html

文章来源: http://www.ilzbaby.com

上一篇:小学生周记350字

下一篇:没有了